登录 / 注册 / 忘记密码  关于我们 | 收藏我们 | 人员查询
城乡法治 - 专业的城乡法治资讯网络平台!
人气排行>>
图说天下>>
    系统中还没有录入任何信息!
主编推荐>>

讨要8个月工资 快递员和老板娘起冲突

发布日期:2016/1/3来源: 华商报
原标题:讨要8个月工资 快递员和老板娘起冲突
又到年末,华商报公布热线电话029-88880000,联合劳动保障监察部门集中为农民工讨薪。
1

  又到年末,华商报公布热线电话029-88880000,联合劳动保障监察部门集中为农民工讨薪。

  2016年在祥和温馨的氛围中开始了,当大家都沉浸在与家人团聚、与亲友欢聚的喜悦中时,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的元旦不是节日,而是和过去许多个日子一样难过的“讨薪日”。工资被拖欠着,无法回家,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春节之前,能要到自己的血汗钱。

  每隔两天去讨薪拿不到钱没心情过节

  62岁的杜师傅是户县人,在西安做了多年的水电安装工,2013年到2015年,他受雇于一家设备安装有限公司,给西安多个工地安装水电,可3万多元的工资却要不到。“2013年欠了我2万多,2014年欠了我1万多,这活没法干了,加上我年龄大了,我2015年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小区看门。”杜师傅说,他平时上两天班休息一天,休息的时候就去要工资,可公司一天推一天,“每次去要钱,公司的人都说,公司暂时没钱,会尽快给我安排,我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昨日,华商报记者多次拨打杜师傅提供的该设备安装公司一位胡姓负责人的电话,电话一直处于转接状态。杜师傅说,元旦这天,他没有过节,依然在岗位上值班,拿不到钱,也没有过节的心情。面对即将到来的春节,杜师傅说,最大的心愿就是春节前把工钱要回来,高高兴兴过个年。

  元旦一边等活一边催讨被拖欠3年的工资

  这个元旦,老家在渭南的高师傅没有回家和家人团聚。在他看来,元旦并不算过年,他得一边等活,一边催要3年前被拖欠的3000元工资。

  “2013年,我在西安钛马赫办公系统有限公司做售后,产品出了问题,我就去维修。干了一段时间,算账时一共6000元工资,公司给了3000元,还有3000元,说随后给,没想到一直拖到2016年。”高师傅说,这几年,他几乎一有空就去要工资。

  昨天下午,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西安钛马赫办公系统有限公司的肖先生,他承认公司确实欠高师傅钱,他说:“公司已经给他打条子了,现在账面上没钱,有钱了就会给他。”听到这样的话,高师傅说,除了失望,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笔欠了3年的钱不知还能不能要到。

  要到拖欠工资就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元旦那天,霍师傅还是抱着希望,拨打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跟往常一样,电话还是没人接听。“一开始那段时间,我打电话要钱,对方还接电话,可每次都说过阵子就给,最近电话干脆就打不通了。”霍师傅发愁地说。

  霍师傅说,2014年6月,他们6个工友在陕西伟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联系下,到锦业路一个工地做室内外保洁,有时还需要高空作业,工程断断续续干到2015年6月,“活干完后,公司给我们算账,一共5.3万元,当时他们给了3万,说剩下的2.3万元随后给。”霍师傅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半年多。

  随后,华商报记者联系到陕西伟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吴女士。吴女士说,这件事情的经办人是陈先生,这个项目的甲方倒闭了,还欠陈先生几十万,目前正在清算资产,清算完把钱付给陈先生之后,就能给农民工付钱了。

  霍师傅说,对自己来说,把工资尽快要到手,交到工友们手上,就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华商报记者 毛蜜娜 实习生 朱其麟

  8个月未结工资 快递员和老板娘起冲突

  春节临近了,快递员赵女士称她夫妻俩都在周至县的中通快递上班,已经8个月没结算工资。1月1日,两人去找老板讨要工资,不想发生摩擦,赵女士称老公被老板娘打了耳光。

  昨日下午2时许,在周至县中通快递公司门口,赵女士阻挡在快递厢式货车门口,禁止从车厢内卸包裹,赵女士喊着要求老板就前一天打人一事给个说法。撕扯中,赵女士和老板娘都躺在地上,赵女士哭闹着称自己怀有身孕。在多人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快递公司的人拨打了110报警,华商报记者拨打了120求救。

  在民警和120急救人员到来后,赵女士拒绝前往医院,她的丈夫也拒绝配合民警,一时间陷入僵局。赵女士的丈夫称,自己从去年1月1日起开始当快递员,截至昨日只发了4个月工资,全公司20余人都被长时间欠薪。公司老板称,工资每三个月结算一次,但此前发现投递快件数量与回收单据不符,于是召集员工一起协商工资计算办法,但始终没有最终确定,“我们不是说不发工资,目前正在整理电脑里的投递信息,清算完了之后就会发工资的。”老板说。

  截至昨日下午3时许华商报记者离开时,老板娘被120急救车接走,赵女士仍躺在地上。

  昨日下午6时许,华商报记者联系赵女士的丈夫,对方称正在与快递公司进行协商。

  华商报记者 李小博

  没付完工资跑路 仨老板被判有罪

  华商报讯(记者宁军)因生意不行,在西安合伙开酒楼的三个老板在没有支付完员工工资的情况下,先后逃跑。日前,华商报记者了解到,因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这三个老板分别被判处罚金1万元。

  2013年10月初,罗某、刘某、殷某等人在西安朱雀大街上合伙经营一家酒楼。后因经营不善,三人在没有全额支付员工工资的情况下陆续逃匿。同年12月,酒楼32名员工联名向雁塔区人社局投诉,该局于同日下达责令改正决定书并张贴于酒楼门口,后三人均未能在责令改正决定书规定的期限内支付拖欠的员工工资。

  2015年2月,罗某被警方抓获,5月初,殷某被抓获,5月底,刘某投案。破案后,几个老板支付了拖欠的32名员工工资共计95408元。

  雁塔区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罗某、殷某、刘某以逃匿的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已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鉴于刘某有自首情节,殷某、罗某能如实供述罪行,并且在提起公诉前已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可从轻处罚。

  甲乙双方各不相让 70万工钱还没拿到手

  华商报讯(记者 李琳)盖的厂房已运行1年,70多万工钱还没拿到。2015年12月27日,华商报报道了农民工李师傅等人被拖欠70多万工钱一事后,华商报记者进一步采访发现,由于工程的甲乙双方各不相让,讨薪之路异常艰难。

  李师傅说,他2014年在西安市雁塔区鱼化工业园陕西斯瑞工业公司西安建工一建项目部打工,从事水电安装,工资一直被拖欠,而盖的厂房已交工运行1年。李师傅的包工老板史鹏说,至今70多万工钱没拿到手,自己和上面的老板多次去一建催要,都无结果,所以也就一直拖欠了下面工人的钱。

  2015年12月30日,西安建工第一建筑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按合同约定,在结算后15日内,甲方斯瑞公司应将剩余的350多万工程款支付给乙方西安建工一建公司,但至今甲方未支付,由于资金紧张且多处工程垫资,该公司目前没有能力支付农民工工资,“只要甲方一给钱,我们马上结算农民工工资”。

  甲方为什么迟迟不付钱呢?斯瑞公司徐总解释说,目前已向乙方西安建工一建支付80%多的工程款,根据当时签订的条款约定,尾款须在乙方给农民工结清工资后,甲方才能支付剩余的350多万元工程款。“他们不给钱,我们咋给农民工发工资啊?”西安建工一建相关负责人说,公司一直努力想早点给农民工发工资,但确实是没钱支付,就等着这笔尾款结算后清理欠款呢。

  一方坚持先给钱,才能给农民工发工资,另一方坚持先结清农民工工资,我才给你钱。双方互不相让各有理由,农民工们的讨薪之路就这样陷入僵局,而且这一欠就是一年多。目前,雁塔区劳动保障局已介入,该公司承诺,1月20日前想方设法先支付农民工的70万元工资,和甲方的合同纠纷后期再进行处理。

分享本文到:
免责声明:城乡法治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城乡法治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及时与城乡法治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评论:
昵称: 4677